日期:[2019年06月24日] -- 沂蒙晚报 -- 版次:[A16]

累弯腰也要供儿上学

我的父亲叫李裕泰,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。
我老家是山东泰安,全家9口人,兄妹7个,人多劳力少。在那靠工分吃饭的年代里,年年都是缺粮户,生活的重担全压在父亲的肩上。不少好心人劝父亲让大点的孩子退学回家挣工分,父亲婉言回绝,说:“我就是累弯了腰,也要供孩子上学。”
在家我排行老二。哥哥上学,我也上学。没钱买书,父亲让哥哥替我抄书;没有书包,父亲剪了爷爷的破布袋头儿,解下自己的外腰带,让母亲给我做了一个大挎包;缺笔少纸,父亲找来划石,用破瓮碴做了块石板,教我练字。没有好的学习用具,我不在乎,能够上学就求之不得了,我暗下决心,不跟同学比吃穿,要在学习成绩上争高低。小学六年,不管是月考,还是期末考试,我的成绩都在前三名。为此,学校奖励过不少铅笔、毛笔和作业本。老师表扬我,父母也更加喜欢我。
光阴荏苒,我一帆风顺地考入高等学堂,但那上学的学杂费却给家里增添了更多实际困难。
1962年农历腊月最后一个年集,父亲背着10斤小麦在集上转来转去,时过晌午,他主意拿定,一咬牙把小麦卖了,接着,他到菜市口买了2.8毛钱的葱,急急忙忙赶回家准备过年。年除夕,全家人吃了一顿黑地瓜面、胡萝卜馅饺子,吃着,吃着,父母眼圈红了。我难过地掉下了眼泪,心想:父母要不是为我筹措学费,能舍得卖掉过年用的那10斤小麦吗!
大学毕业后,我自愿报名来到沂蒙山区工作,月月不忘给家里寄钱,报答父母养育之恩。母亲病故后,我回泰安把父亲接来临沂颐养天年。2006年1月27日,享年86岁的老父亲与世长辞,我悲痛万分。永不忘记父亲的教诲,像他那样管教好下一代。 李义昌 

已有条评论

用户名:    (不填默认为匿名) 发布